d2appd2live10

   穆希辰脸上不动声色,一如既往的冷清,听到这话也没有做什么表示,只说:“你将这个项目的数据,还有你有什么想法送上来,我先了解一下情况。”

   “我已经大概了解过情况了,不如我现在把数据拿过来?”杨帆试探性地问。

   穆希辰当然是答应了。

   杨帆是一个口才很好的人,可以称得上是个谈判专家,他凭着准备好的资料,将这个项目与穆氏在这个项目上的优势一一列举出来。

   全程,穆希辰都很认真地听着,目光放在这些资料上。

   两人谈了约莫一个小时,杨帆终于离去。

   穆希辰盯着资料,唇角微微勾起,带着嘲弄地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钟鸣:“我一会儿传真一份数据过去,你好好调查一下。”

   “好的,辰少。”钟鸣立刻就答应了。

   *

   万凯贤去调查结果的第二天下午,屈梓楠正在办公室里处理海城那边传过来的工作,万凯贤急匆匆地奔进来,连门都没有敲,甚至跑得气喘吁吁的。

   “屈少,我查到了一个坏消息!”

   对于他的咋咋呼呼,屈梓楠皱起眉头,问:“你的素养呢?”

   撒娇赖床的清纯小美女

   “……”万凯贤气息一窒,本来还不想鸟这个没良心的,但是顾及事情的严重性,还是把门关上后立即朝屈梓楠这边冲过来:“你知道是什么事就没这么淡定了!你知道林思绾在哪里吗?”

   “在哪里?”屈梓楠脸色一变。能让万凯贤这么毛躁的,又说是坏消息,让他的心微微下沉。

   “她在拘留所!”万凯贤也觉得这个消息非常不可思议:“据说,她跟警方自首,说买凶杀了安茜的人是她,所以,警方把穆希辰给放了,把她给关了起来!”

   “什么!”屈梓楠听得震惊,迅速站起来一把揪住近在咫尺的万凯贤的领子,说:“你哪来的这种消息!”

   万凯贤跑腿了还不讨好,没好气地甩开屈梓楠的手,说:“我特么也希望这消息是假的呀!一查到这个我就立刻跑来告诉你了,想问问你要不要现在马上去拘留所确认一下!”

   屈梓楠的脸色非常难看,难得在他总是轻松闲适的脸上出现这样犹如风暴一样的神情,他闭了闭眼睛,忍不住咒骂了一句:“这林思绾的脑子里装的shi吗!”

   “我也这么想的!就她那种个性,叫她拿个菜刀杀只鸡都不敢,她还敢买凶枪杀别人?”万凯贤附和地说。

   然而他刚说完,就遭来了屈梓楠阴冷的目光。

   万凯贤:“……”

   “好好好,只能你说她不好,我不能!”面对绝对压制,他干脆弃甲投降:“我不说她,我说穆希辰行了吧?他么的穆希辰到底还算不算个男人,居然让女人去给他顶岗?要说这个枪杀安茜的肯定不是穆希辰,他紧咬不放警方也找不到证据定罪。这么一搞,反而变成了林思绾自首认罪,这个案子可就能够定下来了!”

   嘴上不敢说林思绾不好,但是在心里,万凯贤还是忍不住骂的:这小妞儿怎么就这么愚蠢呢?

   “先走一趟警察局。”屈梓楠没有再说话,从衣帽架上拿了自己的风衣外套穿上,立刻往外走。

   万凯贤自然是跟着的。

   两人上了车,屈梓楠亲自开车。

   虽然他情绪看起来非常紧绷,但是车子还是开得非常稳,只不过脸上是一片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万凯贤看得心惊肉跳,不知道屈梓楠这火气是要对谁发的。

   “屈少,你打算怎么办?”万凯贤有些忧虑。

   屈梓楠抿唇,声音似乎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杀手是谁收买的我知道,但是现在就揭开底牌……不是我的作风!”

   “是呀,我也觉得,这是别人的斗争。我们在后面只会是渔翁得利,犯不着理会他们。”万凯贤点点头,但是他也明白屈梓楠在顾虑什么:“但是事情涉及到了林思绾……屈少,你真的对这个女人认真了?”

   不说有多认真,至少也有六七分了吧?万凯贤可没见过有哪个不相干的女人能让屈梓楠脸上风云变色的。

   屈梓楠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道:“这一次如果我把她从里头弄了出来,就不会允许她回到穆希辰的身边了!”

   万凯贤:“……”

   他消化着这句话,一直到进了警察局,才彻彻底底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看来,屈少是要卯足了劲去跟穆希辰抢女人了?

   *

   林思绾在拘留所这件事是相当隐秘的,穆家当然有人知道,但是不管是穆老爷子还是穆夫人都是心照不宣地让警方保密。

   然后,也给安家施加了压力。只要安家不吭声,那么穆氏可以放松对安氏的压制,让他们有喘口气的空间。

   甚至,穆夫人还跟安家的大家长补了这么一句:“你们家的安洵可不能知道这件事,不然闹起来,谁也救不了你们安家了!”

   安家死了个安茜,犯不着赔上整个安家跟穆家作对。被穆氏打压之后,他们本来就坚持不了多久,打算要让穆希辰能保释出来了。但是谁也没想到,事情急转直下,竟然冒出来个自首认罪的!

   警方见屈梓楠和万凯贤亲自前来,一开始是矢口否认拘留所里关押了林思绾。在屈梓楠面带嗜血的微笑,要将警察大队长的某些数据送上纪委的时候,这大队长的态度立刻就软了。

   于是,屈梓楠终于见到了林思绾。

   “屈少?”林思绾没想到居然有人还能来见她,更没想到来见她的这个人竟然是屈梓楠。

   “不然你以为是谁?”屈梓楠的目光比平时那种慵懒差得很远,他此时的眼神十分冰冷,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模样瞪着林思绾。

   没错,就是瞪。

   万凯贤站在门口没进来,见到这个情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林思绾坐在桌子的一端,手上还带着镣铐。她垂下头,说道:“谢谢你来看我。”

   “我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带你走的。”屈梓楠没有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