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最新盒子破解版软件

原寻扬唇笑的温煦。

“这些个天才们,我了解的还真是甚少,就像众人说的那般,只是传说中的存在,我见过的无非就那么两个,榜九的淳于相琊,榜十的欧阳朔,欧阳朔自是不用再说了,这个淳于相琊我虽见过两次,但是知道的也就只有他的修为,现在是仙徒三阶。”

白染扬扬眉,眉眼带笑的龇牙道。

“你说是不是天才的世界向来都很神秘?”

原寻笑意略深。

“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白染笑的更欢。

“这句话就当是你夸我了。”

原寻话一转峰,提醒出声。

“小师妹,你要小心了,我有注意到最近日月小神殿的动作有些大,你应该是把他们惹恼了,他们现在已经有人出来在我们学院这一带范围活动了。”

白染一听,立马来了精神。

“真的?你见到了?”

美女与浴缸的结合

原寻点头。

“那你带我去,咱们去找找他们的老巢。”

原寻一怔,随即眸光复杂的望向白染,沉声道。

“你可知道你是在说什么?”

白染笑眯眯道。

“当然,别说你不想知道呦,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我们的共同敌人是日月小神殿这一点,我却是很清楚的,要不要去,我等你答案,不要让我等太久。”

话落,直接上了三楼。

一个时辰后——

原寻上了三楼,敲开了白染寝室的门。

白染笑意盈盈的看着出现在她寝室门口的人,巧笑嫣然道。

“我就知道,这种白送于你的方便,你不可能不要。”

“你真的决定好了?这种惹上了就脱不了身的麻烦,你真的要沾?”

白染歪着脑袋瞅瞅原寻,轻笑出声。

“是他们惹上的我,沾上了我这个麻烦,倒霉的该是他们,再说了人家都要找上门了,我就是想置身事外那也是不可能的。”

“那什么时候行动?”

“明日三更时分。”

原寻点点头。

“好,那就听你的,我知道他们的一个据点,不过能不能找到他们的老巢我就不确定了。”

“没关系,有一点线索就够了,其他的我会想办法。”

原寻再次微一点头。

翌日。

上课期间,课殿里却是空无一人,全都不约而同的聚在了学院的中央战台上翘首以盼的等待着砚池的到来。

众人焦灼的望眼欲穿,死死的盯着往战台方向来的路。

“来了,来了,果真来了。”

众人中不知谁大喝一声,引起了正在悠悠的谈天说地的白染一众人。

白染一行人这才向着战台下方望去。

一衣袂翩翩的紫衣少年信步闲庭的悠然而来。

砚池打眼扫去,战台上一片莘莘学子,阵容盛大。

一时间砚池有些怔仲,眸中更是愕然。

怎么这么多人?

某池俨然不知道这场轰动盛况的大阵仗,是因他而起。

此刻的他还在想着今日学院是有什么盛大的事情需要跑到战台上来举行吗?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换个地方来解决他的私人恩怨了。

正待去学院的门口等那女人,一转身便见那女人已经翩然而至,自半空中一只羽鹤身上轻跃而下。

“今日我为那场三年之约而来。”

女子身形傲然而立,扬眉傲气的吐出这么一句,眉宇之间的那股倨傲之态一览无遗。

砚池眉头轻蹙。

“我今日就是来赴那场三年之约的,我们换个地方决斗。”

叶菁视线自那战台上的众人身上一扫而过,得意的扬起一抹笑。

“我不,我就要在这里决斗,我就是要让你们学院的弟子们都看看,你砚池是怎么败于我叶菁之手的。”

话落直接飞身冲向砚池,一战即开。

砚池身上气势陡然一变,六阶仙徒的势压力碾叶菁。

叶菁亦是不甘示弱的浑身气势暴涨,五阶仙徒的威压自周身倾巢而出。

双方俱不势弱的战在了一起。

二人的招式对决落入众人眼中,只让修为低的众人看的一阵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二人的战况。

而修为高的俱是看的个个伸脖子瞪眼的拍案叫绝。

白染望着二人的身法招式,心中了悟,这是速度与术法等级的差距。

她能看的清二人的招式,速度也不是不能达到如此,只是在那股高阶的威压之下,速度再快,也会有顿息的一刻,这是不可逾越的沟壑。

若是与他们过招,她只能在术法上占优势,若是比灵力的精纯,她白染的灵力绝对是要胜似他们的。

就是单单是四阶仙者的灵气储存也是要比他们这五、六阶仙徒的蓄灵能量多。

她的身体经脉本身就宽广出了他们的数倍。

白染看了一眼那个自称叶菁的女子,她的势很强,是一种从心里上的强大,由内而外的,只是招式速度还是慢了砚池两息。

这两息在高手过招,便是可决生死的致命弱点。

尤其是砚池还是风属性灵根,这下打的更是如鱼得水。

就如此刻——

叶菁招式因慢于砚池出手的速度,在招式还未落下的一息间,已经被砚池一脚自半空中扫落到了地上。

叶菁翻身而起,术法直接对准砚池甩了过去。

“水泻千里”

看似势气很强的千尺巨浪翻腾着对准砚池席卷而去,却是被砚池抛出的一招直接溃击而散。

“幕影沉洲”

一片风声鹤唳,狂风骤起,崛势翻起的呼啸而过,直接将席卷来的一片水幕打的破碎离散,稀稀落落的水帘已无盛凌的攻击性。

叶菁袖手扫去,又是一道术法猛扫而去。

“水天一碧”

天幕陡然一转化作了一片接天水幕,直直的对着砚池骤然猛覆扑下。

“风凛冲天”

霎时间风云诡变,天地间风声戾泣,怒嚎一片,风驰而上,搅天动地,风过之处,一片震颤,直接将水幕激荡开来,一片瀑布似的哗然而下。

白染实在是不好意思笑出声,但是嘴角扬起的那抹弧度昭示着白染的愉悦。

她是被这二人的术法给逗笑的。

那砚池的术法好像生来就是克那叶菁的术法的,怎么就那么刚刚好的招招将叶菁的术法轰的溃败不堪。

这是给她找难堪来了。

确实,叶菁此时的脸色黑沉的厉害。

她这是又要败给砚池?

不——

她不要!

这一战,她必须要胜,当初的这场赌约可是她强硬的以权压人才逼砚池应了赌约的,若是输了,她不但跟这个男人再无半点关系,更是将自己的脸面给丢尽了,以后绝对会成为众人谈笑的笑柄。

她的高傲不允许她败!

臂腕一抬,将灵戒中的圣兽召唤出来。

“鸣雁,去吧,将这个男人给我打败了他。”

一只白色轻巧的白灵雁俯冲而下,在叶菁话落的瞬间,直直的对着砚池飞跃而下。

砚池盯在白灵雁身上。

这种白灵雁的本命天赋是释放幻魇,能够让人陷入幻境之中。

还不待白灵雁靠近,砚池已经警惕的闪了开来,远离了白灵雁的一丈之外。

手中术法直接对准白灵雁而去。

白灵雁机灵的左飞飞右闪闪,速度却是并不快,只胜在轻巧,机敏,动作灵活性高。

叶菁得逞一笑,立即对准砚池闪了上去。

她就不信有她的鸣雁去干扰他,他还能心无旁骛的对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