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视频首先

三老爷欣赏的看着洋洋得意的太太,他现在越来越中意这个老妻了,感觉怎么才发现自己最想要的伴侣就是太太这样的女子,没有古板的死规矩,头脑里永远冒出的新意都是他所没有想到的,但又是自己认可的,以前自己没有发现哪,总看到太太是个难得的规规矩矩的正室模板,自己去寻来寻去的、遇来遇去的那些当初他认为心意可以交流可以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女子,最后都露出丑恶面孔,就不是他想要的可心女子,他最想要的女子在他身边二十多年,自己却眼瞎心瞎的没有发现。真是浪费自己二十年呀。

九郎看着抱着弟弟的父亲一脸着迷,和满脸自得的母亲,觉得他最近没归家,家里怎么都变了,这对张扬的夫妻还是自己的父母吗?怎么那么陌生的。

苏氏白乎完了,继续领着九郎往前走,九郎看着亭子旁的一片空地,问道:“母亲,这空着做什么?还没建完吗?”

苏氏道:“这是我留着两年后再建别的的,明年开春先种苜蓿”苏氏心道我能说两年后我打算这里建个儿童游乐场的吗,有滑滑梯有跷跷板有秋迁,还可以放风筝。

进了佛堂,九郎看着这么大的佛堂,快赶上祠堂了,苏氏调笑道:“以后呀,儿孙哪个不听话,都到佛堂里来,呶,一间抄经的一间念经的,中间就是拜佛的,都备好了,你们到时都用的着”

看着变了脸的儿子,苏氏呵呵的笑。三老爷也跟着得意的笑,接着说道:“你母亲说的不错,以后就这么办”

九郎就跟着得意二人组逛了一大圈,也不陪母亲进屋了,赶紧告辞去大哥那问问,这家到底如何了,咋感觉刚跟着两神经逛了一圈哪。

二爷听了九弟的诉说,大笑不止,笑完后对九弟直点头,说道:“我早就发现了,母亲是有了十一弟就变了,动不动就发火,脑子里时不时的冒出个新主意,你还没去看你五哥哪,他更发愁,他都快成木匠了,见天的母亲不是让他做个这就是做个那的,五弟现在是看见母亲就哆嗦,还别说父亲了,满京城贴红纸的事你也听说了吧,大伯现在都懒得管父亲了,你也别管那么多,只要父母快活就好,我看是母亲之前太寂寞了,有了小弟,这才活泛起来”

九郎思索的点点头,就听二哥继续说道:“你这几年都在书院里住,这一年你没看咱三房都是侯府里最热闹的地了,就是你二嫂,每天都变得耀武扬威的,不就是管个事吗,每日早早起来,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端坐着,听那些婆子来请示府里的安排,我反而变成带两个孩子的婆子了,五弟那,五弟天天的做着木匠的活,做不好还挨训,他那天望着我都要掉眼泪了,还好自从五弟妹有了身子后,他才有了笑模样”

九郎问了自己要问的,看二哥还要对着自己说个没完,赶紧找个理由跑了,不然还没从父母那缓过来,就要被话唠的二哥给折磨疯了。

二爷看九弟逃似的跑了,直叹气,三房的人都变了,除了自己,还是那么温雅而有涵养,自得的二爷去找二奶奶想夸夸自己,却看见虎妞快被姐姐抱起来了,二奶奶还笑眯眯的看着,慌得二爷赶紧上前把虎妞给抱起来,对二奶奶说道:“你怎么让栏姐去抱虎妞哪,万一给摔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二奶奶笑着说道:“我旁边看着哪,奶娘也在床边挡着哪,栏姐非要抱抱妹妹,我就说你自己抱起来就抱吧,她就爬上床要自己抱”

熊乖乖俏妹子白嫩又纯真

二爷道:“她抱你就让她抱呀,她才多大的小人,怎么会抱动虎妞?你当娘的也跟着她胡闹”

二奶奶说道:“我也是听娘说的,不要老是阻止孩子干着干那的,她自己干了才会觉得自己干不了,不然会埋怨父母老阻止她”

栏姐还在旁边围着五爷急道:“爹爹,让我抱抱妹妹,我能抱得动,我可以的”

二爷抱着虎妞,坐到床边,把虎妞交到栏姐伸出的手上,二奶奶也教栏姐怎么抱妹妹,有父母在托着,栏姐高兴的说道:“爹爹,娘亲,看我能抱住妹妹了”

二奶奶问道:“真的?那我你爹爹松手了哦,你可要抱住了”

栏姐使劲的点点头,二奶奶给二爷示意下,两人送了手,但还是准备保护这好接住,等二爷二奶奶一松手,栏姐就抱不住了,差点要跌倒,二爷连忙连两人一起给抱住,虎妞还以为逗她玩,笑的咯咯的。

栏姐嘟着嘴道:“妹妹好重,栏姐抱不住”

二奶奶拦过她,说道:“等栏姐再长高那么多,就可以抱住妹妹了”说着还比划了下高度。

栏姐睁大眼睛道:“真的?”

二奶奶说道:“当然是真的,娘亲什么时候乱说话的?只要栏姐好好吃饭,不要挑食,那就很快的长那么高了,但是就可以抱妹妹了”

栏姐这才高兴起来,二奶奶让下人带她出去玩,然后对二爷说道:“母亲说的对,你看,你不让她抱吧,她闹腾了多久,看到妹妹就要抱,哪天不留心让她给抱了再摔了,那可怎么好?母亲说让她抱一回,她才会知道她抱不动,以后就不会再闹着要抱了,母亲还说一通百通,小儿都是如此,对哪个都好奇都新鲜,都想尝试下,不让她尝试,她反而更执拗,还不如让她试下,试了才会觉得自己不行”

二奶奶感慨的说道:“我觉得母亲懂得就是多,连小儿的心里想什么都知道,我想起我小时候就是如此,我娘越不让我做的,越想做,趁母亲不在偷偷的做”

二爷把虎妞放到床上,拿个拨浪鼓摇着逗,扭头问道:“娘子那时想做些什么哪?”

二奶奶笑道:“都记不得了,小时候还能做什么,估计也就是做个针线什么的,就是记得那种感觉,越不让我做的就越好奇,偷偷的都要试下,你看栏姐让她试过一次,她以后都不会再嚷嚷着要抱妹妹了”

说完二奶奶还好奇的问二爷道:“二爷,你和五弟九弟小时,母亲都是怎么做的?”